首页 - 资讯 - 话题 - 艺术家 - 旅游 - 遗产 - 专家 - 专题 - 研究 - 机构 - 商城 - mp3 - 视频 - 词典 - 网址 - 论坛 - 博客
动态资讯 | 热点评论 | 精彩图片 | 民俗视频 | 民俗音乐下载 | 民俗旅游线路推荐  
首页>民俗资讯>动态资讯>正文
不敢让信天游也“游”走了
添加日期:2009-3-2 9:42:00 作者:杨静 新闻来源:陕西日报 点击次数:
    央视大戏《走西口》首播刚一谢幕,“走西口”姓晋姓秦的口水战便随之愈演愈烈,尤其是晋商口里喊唱的“兰花花”、“走西口”更让秦人坐立不安,尽管国人都知道,这些民歌原本出产于陕西,但本出于在陕西的陕北民歌一次又一次稀里糊涂地为山西人的文化崛起加油助威,这让陕西人不得不再生担心——
    如果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几年前山西阿宝巧借信天游“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红遍全国,是给陕西人左脸一个响亮的耳光,那么这次陕北民歌“兰花花”傻乎乎地加盟《走西口》,则是让陕西人右脸又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话虽多少有些偏激,但反映了家门口的资源被“外人”抢得先机地开发、利用后,陕西人显得是何等的尴尬、痛惜。
    疑问: 陕西民歌歌手哪里去了?
    “在我们陕西,陕北民歌唱得好的人太多了,如果让阿宝来陕西,估计他也不会排到前列。”陕西青年民歌歌手李光明坦言。
    李光明的这番话并不是没有根据的。这位在饭摊唱歌卖酒的歌手,被“伯乐”发现后,经过简单培训,就获得2008年的CCTV——青歌赛陕西赛区的第一名。但是,由于只身单打独斗终未能进入前三名决赛,只获得了全国的第四名。基实,无论从广度还是深度上讲,陕北民歌在近几年来应该是处于“繁盛”时期。
    从民歌参与的广泛性讲,这几年,由于陕西境内的许多酒店推出点唱陕北民歌的服务和陕视、央视群众舞台的热炒,大量青年冲着进酒店唱民歌挣小钱、参加民歌赛得大奖的来头,开始苦练信天游。
    从民歌专业的深度讲,陕西民歌协会会长、原陕西音协主席、作曲家贺艺有这样的肯定:“这些年,参加陕西民歌大赛的选手在水平上个个都非常棒。”
    可令人不解的是,从1984年开始的全国青歌赛上,陕西的成绩却让人汗颜,2008年青歌赛,陕西团体赛竟全军覆没。就像2006年的青歌赛之后,现西安音乐学院院长、省音协主席赵季平发出的质问:在陕西并不缺乏人才,在省内的很多赛事中,就不断有新秀涌现出来。可到了青歌赛,我们的优秀选手到哪里去了?
    难道是国人对陕北民歌不看好?1971年,当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时,国人把第一首乐曲上太空的机会留给了“东方红”,从一个侧面足以反映国人对于陕北民歌是高看一眼的。当年,由李若冰等人作词作曲的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红遍大江南北,在许多全国性的重大活动中成为必唱的压轴曲目。
    既不是陕北民歌歌手的能力问题又不是国人对陕北民歌抱有偏见,可为什么陕北民歌歌手这么多年只冲出去像王向荣、贺玉堂等零零星星的几个民歌手呢?
    李光明一语道破天机:就拿青歌赛来讲,别的省提前一年统一培训,服装、头饰找专人设计,我们去参加青歌赛,吃、住、行都要自费,更可笑的是连乐队都需要自己带,这来来回回就得花上四五万元,没有经济基础连比赛都没法参加。
    说到底,陕西确实不缺人才,而是这有意无意形成的各自为阵、散兵游勇的方阵让歌手们停留在疲于奔命上,能冲出省外的自然寥寥无几。这就是一根筷子与一捆筷子的道理,质地上好的一根总比不上并成一捆的显得坚固。
    分析:“阿宝现象”的启示
    当年,山西人阿宝站到陕北民歌的肩膀上“一夜窜红”,折腾得陕西民歌界一片哗然。
    有人说:阿宝硬扯着嗓子飙高音,唱的就不像陕北民歌。
    有人说:阿宝把陕北民歌唱成摇滚乐了。
    有人说:阿宝完全是炒作出来的。
    ……
    事隔3年,当我们能敞开胸怀、抛开偏见和本土保护意识来客观地面对 “阿宝”的一夜成名时,不难发现,这一现象确实有它的合理之处,至少我们可以清醒地看到阿宝巧妙地运用艺术规律和市场规律,并把两者合理糅合。
    “民歌扎根于生活,生活变了,民歌也要变。陕北民歌是农业文明的产物,而农业文明的特征就是松散的和自由的,与以规范为特征的工业文明是背道而驰的。”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教授罗艺峰语重心长地说,“陕北民歌如今也面临这样的挑战,不变的结局是灭亡,全变的结局也是灭亡,陕北民歌将要在变与不变之中求得生存。”
    而阿宝恰恰就是看准了这一规律,于是,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我们会瞧见一位山西青年一会爵士味一会摇滚味的“信天游”,虽乍一听不伦不类,细细品味,美妙的高亢令人不可思议,至少每场观众席那热血沸腾的尖叫声算是一种认可。
    “星光大道”观众买帐还不算完,一时“雷倒”全国观众也不能算走红,能在全国人民记忆中或深或浅地留下点印象才算红。
    在“星光大道”前前后后的阿宝都有新动作,一方面坚持羊肚子毛巾、羊皮坎肩的“包装”,另一方面他也随着“市场”的变化开始了各方面的调整,戏路上从主唱民歌到流行歌、英文歌,服装上从主装坎肩到西装。
    就像央视主持毕福剑说的那样,阿宝在年赛时西装革履加一首英文歌,一下子更火了。想必,阿宝年赛的突然转型也不是没有经过周密策划,就像阿宝的走红一样,也肯定不是机缘巧合的。
    反思:文化大省为何未成文化强省?
    早在17世纪,威廉·配第就发现,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产业中心将逐渐由有形财物的生产转向无形服务的生产。
    中国古代杰出思想家司马迁在 《史记·货殖列传》中也有类似的记载:“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门市。”
    这是前人对后人的警示:人们消费的注意力将主要转移到精神需要文化产业化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
    其实,陕西人也意识到了这一发展的趋势,也明白十三代王朝积淀下的陕西文化资源是多么丰富。
    于是,各地大小皇陵都出现了坐收门票的壮观景象,我们不可否认,这种形式的旅游开发也属于文化产业,但是一项项讽刺的结果证明这是一种不成功的运作。就拿茂陵博物馆来说,有世界顶极的石刻艺术群和大量稀世的汉代历史文物遗存,然而却出现抱着金饭碗坐困一隅,连生计都难以维持的困境。
    更讽刺的故事还在后头。前两年,四川歌舞剧院编排了一出讲述唐代历史时代诗乐舞“大唐华章”,舞剧在北京获“文华奖”后,就开始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自然也免不了走进陕西的大门,而且一进西安就连演了一年。更让陕西人脸红的是,演出开场前,报幕人员都登台深有感触地说:四川歌舞剧院根据历史上发生在这里的故事编排的这个剧目,终于回家了。
    2008年奥运会接待外国运动员晚会——原创大型歌剧《杨贵妃》曾让这些见过世面的外宾们赞不绝口,而这台歌剧的编剧就是陕西著名编剧冀福记。而与之大相径庭的是,同样是由冀福记做编剧的陕西的大型歌剧舞《梦回长安》新鲜出炉后,却让观众大失所望。冀福记对此更有疑惑,我起初对《梦回长安》的一稿不太满意,我自己又做了二稿,但却石沉大海?
    说来说去,陕西不缺文化资源,但文化资源归根是属于全人类的,谁有 “点子”开发,收益就是谁的;陕西更不缺人才,但人才是有流动性的,哪里有舞台,人才就会驶向哪里。
    事实上,文化产业是创意经济,有文化资源,没有合理的市场运作,就做不成产业。没有文化资源,但有文化产业和市场运作的能力和体系,也会形成强大的文化产业。
    只有200年历史、文化资源稀缺的美国,文化产业的产值占到GDP的25%,大约是28000多亿美元,几乎接近于中国整个的GDP。美国人把欧洲的泰坦尼克和中国的花木兰拍成好莱坞的大片,赚到超乎预料。“史努比”,这只子虚乌有的卡通狗,每年的利润却是50亿美元。
    国内也有这样的例子,当年被称为历史文化沙漠的深圳,旅游人数总量和旅游收入总量竟比陕西全省的总和还高,凭借的就是那些复制的微缩景观 “锦绣中华”、“民俗村”、“世界之窗”等大量的人造景观吸引游客。一艘7000万元从俄罗斯买来的旧航母经过改造,形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居然每年的纯收入比兵马俑博物馆还高。
    如果说历史文化资源是祖先们留给后人的一个巨大舞台,那么近水楼台先得月,陕西的文化对秦人来说更有优势开发,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关键在于:如何激活文化资源,形成文化产业的完整链条,辐射带动“亚文化产业”,进行资本运做和资产运做,转化为在市场上流通的商品,最后变成滚滚利润,从而实现文化资源保值、增值的宏伟命题。
    方向:“钱、人、项目”的长线操盘
    一位陕西文化厅的负责人对陕西文化产业有这样形象的描述:有牙的时候没锅盔,有锅盔的时候没牙。
    一位资深媒体人曾说过,陕西的文化发展还停留在“唱堂会”的形式,不求叫“座”,只图一时叫“好”。
    这些描述都折射出陕西文化产业,市场与资源“两张皮”的格局,再往深里说,就是缺少能把钱用在刀刃上的长线“操盘手”。
    正如罗艺峰教授说的那样,要建设文化强省,就要具备“钱、人、项目”三点一线的长效运行机制,这种运行是在以市场为导向,理念在先,遵循文化规律和市场规律前提下的运作。这无疑是在强调陕西急需既懂文化又懂经济更懂市场的“操盘手”。
    回过头看看打得陕西人措手不及的山西,从1994年电视剧《昌晋源票号》到2008年的舞剧 《一把酸枣》和 《交响组曲——乔家大院》,翻来覆去诠释地无非就是晋商文化,可山西的“操盘手”就是看准了观众的这个穴位能锁定眼球,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使出浑身解数从电视剧、舞剧到交响曲这些项目上,不间断地花银子。
    无独有偶,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丽江模式”、大型原生态歌舞《云南映象》,到2000年以来的法国的 “云南文化经济周”、西部文化产业博览会4天签订文化产业开发项目资金157个亿……长线操盘下把云南的文化与经济的联姻,打造着日益被世人关注的“云南现象”,而这异军突起背后,蕴含着恢宏稳健的云南文化产业“操盘手”的大气魄。
    其实,文化产业就像一盘棋,通盘考虑方可运筹帷幄。通俗点讲,就是从策划、包装、宣传到投资都需要操盘手时时处处协调好钱与人,人与项目,项目与钱的投入与产出、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长线双赢的问题。
    还是那句话,思路决定出路。但是,有了“钱、人、项目”三点一线的长线操盘的思路,关键还是要让陕西人“火眼金睛”去发现这个万众注目的“操盘手”,这是值得思考的。
    好在,当下省委、省政府高举建设“文化强省”的大旗,紧锣密鼓地筹建陕西文化产业投资公司,有望从体制、机制上突破开始发掘陕西灿烂的文化资源。
    机遇:陕西,你准备好了吗?
    虽然文化产业要长线通盘的运作,但是任何事业的发展还是要立足于眼前。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当前最大的现实莫过于金融危机,而这一危机留给文化产业的可是生机。
    翻开历史长卷,上世纪30年代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出现大萧条,而百老汇和好莱坞交相辉映,却创造了美国娱乐业的巨大繁荣,也为美国走出经济大萧条作出了独特贡献。
    日本自1991年经济泡沫破裂之后,在10年中经济陷入了明显的衰退,但文化产业不仅没有衰退,而且还以较大的幅度增长,特别是对外文化出口,更是连破纪录。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成为韩国大力加速文化产业发展的契机,通过不断地引导和推动,“韩流”不仅拉动了巨大的本土消费,也带动了庞大的国际贸易和强大的国际影响。
    而在2008年的金融风暴中,中国的文化产业还显得“风景这边独好”。就连全国电影票房不降反升。2008年电影产量406部,国内电影市场的票房总额突破43亿元,综合效益突破80亿元,创造了中国电影产业的辉煌业绩。
    历史经验表明,经济危机期或萧条期,往往是文化特别是文化产业发展的机遇期。
    陕西,你准备好了吗?

责任编辑:零度
上篇文章:河南鹤壁首办民俗文化节(图)
下篇新闻:没有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今日推荐

河南鹤壁首办民俗文化节(图)

·不敢让信天游也“游”走了
·川江号子融入迪斯科 DJ自创音乐传播重庆文化
·绚丽多彩的甘南藏族民歌演唱艺术
·石家庄版《清明上河图》画卷再现老石门风情
·河南鹤壁首办民俗文化节(图)
·苏霞:剪出山里人的幸福生活 
·二月二“龙抬头” 各地民俗各不同(图)
·绣娘舞针弄线11载,用精湛技艺叩开艺术大门
·从争出口到防流失 现代国宝民间工艺品待保护
·“二月二”有关爆米花的传说

关键字:
今日黄历 更多
 
推荐图片 更多
 

民间艺术家用桃核制作圆明园兽首 田荣 鸡蛋上刻出水浒一百单八将(
登封武社火:独脚舞者呼吁更多关 “春节的故事”绘画比赛(图)

精彩视频 更多
 

中华民俗大 新疆印象
湘西民俗表 湘西民俗表
大头娃娃舞 看看陕西的

动态资讯 更多
 
不敢让信天游也“游”走了
河南鹤壁首办民俗文化节(图)
老字号“小作坊”进“非遗”预备名单
百荣商城中国传统技艺展 推广传统民间艺术(图)
“感恩”蜀锦《春归图》问世四川蓉城(图)
从争出口到防流失 现代国宝民间工艺品待保护
中国“龙抬头”节:三亚万人祭南海(图)
生存困难 飞刀花鼓惟一传人想出国打工
温州民俗活动拦街福 今年搞出了新意思
佛山木鱼书很可能成绝唱(图)
社区新贴 更多
 
频道信箱 热线:029-88249701-815 给福客提意见
关于福客 - 产品服务 - 商务合作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 相关法律 - 诚聘英才 - 会员注册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 ENGLISH
福客网 版权所有 ©2006-2007
传播传统文化 保护文化遗产